<dfn id='0e1wp'><optgroup id='0e1wp'></optgroup></dfn><tfoot id='0e1wp'><bdo id='0e1wp'><div id='0e1wp'></div><i id='0e1wp'><dt id='0e1wp'></dt></i></bdo></tfoot>

          <ul id='0e1wp'></ul>

          • 设为运盛彩票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运盛彩票 - 散文 - 名家名作 散文:矿工母亲

            名家名作 散文:矿工母亲

            来源:刘仍索 作者:jzmklrs 时间:2018/10/29 15:13:03 浏览:267

            作者简介:
                孙石成,1974年人。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中华牛山孙氏书画家协会副秘书长、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首届煤矿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山东省十九届青年作家(长篇小说)高级研讨班学员、中国煤矿作协会员。长篇纪实《英雄无名——孙景义回忆录》获山东省委宣传部、山东省作家协会“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文学征文”三等奖。

                母亲是老一代的矿工。说是矿工,不仅仅因为是煤职工,而是因为母亲确实在井下苦脏累险的工作头面上干了一年多。
                母亲的工龄仅比枣庄矿务局小两岁。1956年枣庄矿务局建成投产1958年母亲就到了枣庄矿务局山家林矿工作。当时的条件很艰苦,只有小小的一排宿舍。可母亲很高兴,说:“这里有楼房、有机器、有食堂、有煤炭,比起农村来强多了!”
                新中国的建设如火如荼,支援高产的热潮开始了,母亲毅然报名参加了女子掘进队,要为新中国做贡献,大家都觉得很光荣。母亲和男同事一样坐着“吊猴”下井,在幽黑艰险的井下头面拼命工作,有时连续24小时不上井持续高强度的工作,把她累病,大夫给她开了病假条,再三嘱咐她要好好休息,并说明:“把病假条交给单位,仍然会按出勤计算工资,工资一分钱都不会少的。”和绝大多数的普通职工一样,母亲认为那是在占公家的便宜,就把假条藏了起来,继续带病坚持工作。
                在过去的年代里,母亲又红又专,积极上进。出身贫苦农民家庭,嫁到革命英雄家庭,无论是农活还是家务活,样样都干得很好,她还是陶官乡民兵连的连长。在“与天奋斗,其乐无穷”的年代,她积极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主动报名义务出工去挖周村水库、去建峄山钢厂。母亲说,那是充满激情和奉献的年代,尽管每个人都累得要命,可大家都非常高兴,感觉是为人民为国家立下了大功劳,尽了一份力量和贡献。这些事,我直到长大后才知道。一次,我和同学一起到抱犊崮去玩,路过周村水库,留下了深深的印象,回到家告诉母亲,周村水库有多大,有多美时,已退休三年的母亲淡淡地笑:“那原本是一片山地,里面尽是些山石,当年是我们把它挖成水库的。”
                母亲对我们孙家是有着大贡献的。由于父亲在家中是长子兄妹原本是13人,最终成年的只剩下8人。父母成亲时,我三叔才六个月小叔和小姑都还没有出生。过去农村家中的操劳和苦累现在的人是想象不出来的。母亲每天凌晨三点钟就起床挑水、劈柴、生火、烧水、做饭。烙煎饼时用的筐子是直径约一米,高约一尺的圆柳条筐,一次烙一筐就得好几盆面糊活面糊就得半个多小时。三年的自然灾害期间,枣庄地区饿死了不少人。我们老家村里饿死了十几人。我的三叔和小姑常常饿得直哭,爷爷也饿得吐血,可爷爷常常安慰他们说:“别哭了,你嫂子快来了,就给你们带饭来了。”其实那饭是母亲从牙缝里省下来的口粮。当时母亲在煤矿食堂工作,吃饭时常常省下半个馒头或煎饼,装在包里,再步行三十里路送到老家去。
                我和小妹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出生的。又多了两个娃娃,对传统观念很重的母亲来说是欢欣的事,可却违反了国家刚开始的计划生育政策,这让母亲有些愧疚。她常常指着家中一台老式缝纫机对我说:“这台机子和你一般大呢!当年因为你,国家扣了我一年的工资,后来又全部补发了你爸爸说个纪念吧,就把补发的工资全部拿出来,买了这台缝纫机。”这台缝纫机也的确立下了汗马功劳,我们一家九口人的衣服(其实还有许多亲戚邻居的衣服),全靠母亲灵巧的双手在这台机子上完成。
                童年的记忆中,我和坐在一个高约一米,长约一米半的木头推车母亲天天推着上班去。推车中间的木板是活动的,既可以拿到上边插上当小桌子,又可以安到下边当成床。平时中间的木板安到上边,摆几件小玩具,我和小妹相对而坐,双脚正好插在木板下面的空间里,着“过家家”等各种游戏。当我们困倦时,这小推车就成了床,成了摇篮,载着我们童年的梦想和美妙,也满载着母亲深深的爱……
               后来母亲转岗到了幼儿园工作。许是持续多年来生活和工作担子太,再加上个人的不注意,一向强健的身体竟患上了气管炎,而后又逐渐发展成为肺气肿、肺心病。在我上初中刚学会骑自行车时,就带着母亲去医院。那时的病人一般都打小针,很少有打吊瓶的,凡是打吊瓶的,都是躺在急诊室的病床上,让人看起来感觉很严重。我常常是带着课本,默默地在病床边陪着母亲。由于长年打针,母亲的手背上呈现出青肿乌紫的颜色,血管不太好找。一次一个从医已六年的护士边给母亲打针边连说血管不好找,竟在双手背上连扎十二针,都找不准血管。母亲又疼又急,双手相互抚按着,可仍然微笑着轻轻地对护士说:“是我的血管不好找,这针不打了,行吧?”护士大愧,吓得丢掉针头就跑了,时无人敢过来再打。后来内科的张主任知道了,缓步而来,母亲就微微地:“我听说有人的针怎么都打不上去,原来是你还怪难缠呢!”母亲也笑了:“难缠吧,老病号总得给你添点心思。”说笑间,张主任一针就打上去了。两旁的病号和护士都惊呆了,谁也没见过张主任给人打过针,怎么会打得这么好呢?时至今日,已有三十年了,母亲的血管不断的老化、变瘪、变脆,可最近这十几年时,打吊瓶还是很少有超过三针才打准的,基本是一两针就行了,这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真是不得而知。
                1986年,母亲退休了,让三姐接了班。这是枣庄矿务局最后一批替老换幼的招工。退休后的母亲开始了练习香功,想要治愈自己的病。可这时由于我舅舅家里发生了矛盾,舅舅着一头大牛上面装了些家当,带着全家人(儿子儿媳除外)避难似的到我家里来了,一住就是一年多。母亲还先后照顾过我小婶子坐月子、我小姑家的表弟和她自己的侄孙等。杂乱琐碎的事情阻止了母亲强身健体的梦,反而添了许多的病,腰腿疼、风湿、坐骨神经疼等等。虽然长期受到疾病的折磨,却还是勉强自己动手操持家务、做事情。家人都劝她要保重好身体,她常常苦笑着说:“我这个身体,能活到六十多岁就不错了,怎么还能想七老八十呢?”
            1993年,父亲与世长辞。母亲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她明显显得老了,整日忧郁不已。她不再像往常一样鼓励我好好工作,而是常常凄楚地看我一眼,转过头去,轻轻地发出一声长可能是在感伤我这个不更事的“愣头青”何时才能成家立业。不孝且愚的我,虽不断地去努力学习和工作,却一无所成,特别是晚婚,总是她的大心事,不免让她失望了。
            亲友们都在劝母亲:“为了两个未成家的孩子,你也要保重好身体,好好地活着,你得完成当妈的任务。”当时山家林矿有四位和母亲一样哮喘的老太太,她们听说潍坊的医院治疗哮喘有特效,五个人就相约结伴而去。过了三天,她们笑哈哈地回来带回许多的药物。她们相互鼓励治疗顽疾,一时在煤矿传为美谈。那时的交通非常不发达,五位目不识丁的老太太能自己找到潍坊专科医院去看病,听着都让人油然而生敬意。
                母亲像一株饱经风霜的大树,在默默地抵挡着暴风雨的侵袭,尽管枝叶受伤,全身发抖,却始终不肯倒下,顽强地生活着。
                跨越新世纪的新千年,我也实现了人生的新跨越,调到了“鲁南明珠”——蒋庄煤矿工作,告别了单身,平庸而快乐地生活着,不觉年过不惑。母亲的身体却时好时坏,每年都要住院治疗一段时间。她常常念叨的事情是当年一起去看病的那四位姐妹早已都不在人间了。
                2016年的母亲节,我们在医院里陪着母亲一起度过。这天的朋友圈里,有许多人在发着感恩母亲的话、文章和诗歌,还有人发了一些自己抄心经为母亲祈福的照片。回首看看可怜的老母亲,鼻子上插了氧气管,静默地躺在病床上,心中百感交集:拿出自己的实际行动,陪一下你衰老或年轻、或病痛或安康的母亲吧,这比发什么文章,抄一百份的佛经更有实效啊!大姐将节日蛋糕摆在母亲面前,小姐为母亲梳好头发,我用手机拍下这一瞬间配上“八旬的老母亲今天快乐吗?”的文字就发到了朋友圈里。始料未及的是,有二十多年未联系的同学竟因为这条微信辗转到了医院去看望母亲,我在深深感动的同时,不免想:难道不是人类最崇高的感情——对母的景仰和膜拜吗?
             这一年里,母亲的身体时好时坏,我鼓励母亲:“妈,二胎政策放开了,你要好好养好身子,将来好看孙子。”母亲满脸笑纹:“你不是说要给我生百十个孙子吗?现在两个还没有生出来呢!”
            蒋庄煤矿接管岱庄矿,我也随之转入岱庄矿工作。由于人少,任务重,常常加班。妻子怀孕反应严重,我必须抽出时间来陪她去检查,好好的照顾她,对母亲的关照自然就少了许多,没想到母亲一年里五次住进院,两次摔得骨裂。身体明显不如往昔,脾气也变得大了起来,不高兴时就骂人。阳光总在风雨后。克服了种种困难,我中年又添一子。母亲乐得合不拢嘴,直夸自己命好,心情高兴,在屋里坐也坐不住,老是想去给别人帮忙,一不小心脚下一滑,摔裂了胯骨,顿时不能行动,只得卧床静养。
            福祸相生的现实,不得不接受。
            今年的春天,母亲又住进了医院,手脚浮肿,上气不接下气,24小时吸氧之外,还用上了呼吸机。过了几天,她忽然不吃也不喝了,脸上没有一点笑容。说,我还是走了好,免得拖累你们这些孩子。任谁劝也不听。姐妹们陪在旁边流着泪说,妈,你不吃?我们也不吃!母亲冷冷的说,不吃就饿着,我顾不了了,我谁也不疼了。主治医生悄悄的拉我到一边,对我说,有些长期的病人就是这样的,为了不拖累儿女,显出人类崇高的爱——绝食。这真是伟大的母亲!
            眼见母亲一天比一天憔悴,我的痛苦无以复加。难道,这将是我陪伴母亲的最后时光吗?母子缘分终将结束吗?眼睛有点潮湿了,随即又干了。不,不会的。我绝不信母亲有轻生的念头,这一定是她太爱自己的子女,才有了糊涂的想法。
            我向管理精细严明的单位请了半天假,到医院来陪护。连续六天不吃不喝、仅靠着输液来维持生命的母亲已奄奄一息,目光迟滞,时常直愣愣的盯着一个地方。紧紧握住她干枯的手,再也忍不住的泪雨线般的流下来。伏在床边,我嚎啕大哭:妈呀,你这几天不吃也不喝,到底是什么原因啊?是儿子不孝还是闺女不孝啊?是儿子做的不好?还是闺女做的不好?!别管是谁做的不好,都是你的孩子,你说你打你骂呀!你这样不吃不喝的,如果真的离开了我们,将来我们如何面对自己的儿女呀?你七个儿女最小的都已经40多岁了,就没有一个让你牵挂的吗?难道将来我们要对孩子们说,你奶奶是饿死的,不是病死的。这让我们以后怎么做人啊,我们怎么能够教育好自己的孩子呢?我们怎么面对亲戚朋友呢?我们在社会上都抬不起头来,人们都会指着我们的脊梁骨:“看吧,那个不孝顺的人,连自己的母亲都活活饿死了呢?”
            郁积的泪滚滚而出,许久没有痛痛快快地哭一场了。护士、主治医师都被惊动了,他们纷纷跑过来询问、探看。
            我已说不出话来,甚至喘不过气,只能大口吐浊气,抽噎着。泪水洒在母亲的手上,脸上。慢慢的,母亲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她的手抖动的更厉害了,眼睛里仿佛有泪光。终于,她发出了“我吃饭”的模糊声音……。
            母亲又康复了,这是她坚强的心念所至。
            今年的5月12日,我和姐姐们一起陪母亲吃晚饭。在大姐一家人的照顾下,母亲与出院时判若两人,她乐呵呵的与我们说着话,我却觉得她时不时的有点迷糊了。
            微信圈里的文友们正在热议,要过中国的母亲节不过外国的母亲节,我不仅好笑,我们怎么从盲目的崇洋媚外,又变成一味排外了?我们怎么就没有文化自信了呢?没有中华母亲节,难道就不能借外国母亲节来临之际,表达对母亲的祝福,对母亲的爱吗?母亲对孩子的爱,子女对母亲的爱也分国界吗?这难道不是人类所共有的人性吗?不管他们,我在朋友圈里又发了一条微信,“陪82岁的老娘吃顿饭”没想到,点赞的朋友空前火爆,刷爆了我的朋友圈。
            爱是不分国界的。
            母亲从参加工作就在煤矿,退休后仍生活在煤矿,她见证了枣庄矿务局的建设、发展、低谷和辉煌。
            枣庄市因煤而兴,枣矿人因煤而生。
            矿集团的花甲诞已过作为其前身的中兴煤矿公司已到130岁的华诞。几代靠矿吃饭的矿工们,除了感恩企业,我们还要感恩谁呢?是每一位质朴奉献的矿工?!还是每一位微笑慈祥的母亲!(此文在国家级文艺期刊《阳光》杂志发表)

            工作动态


            图片新闻

            Copright © 2011-2015 www.zkg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运盛彩票 版权所有
            地址: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泰山路中路118号 邮编:277000 信息产业部备案:鲁ICP备12015494号